胡路说

2021-06-24 02:33

“目前,我们咖啡协会已经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出台相应的政策,建立收储机制来扶持和帮助云南咖农度过这次困境”,胡路说。(完)

“现在可以说是咖啡价格跌到谷底的时候,云南的咖啡价格已经跌破了成本价,每公斤亏损在一元人民币”,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胡路说。

记者从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了解到,当前纽约咖啡期货价格维持在110美分至115美分之间,比往年价格下降不少。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巴西、哥伦比亚、越南、印尼这些咖啡种植大国的咖啡产量在去年普遍都有了大幅的提升。

“咖啡价格都是涨几年跌几年,2002年是咖啡的低谷期,从2003年到2010年价格又上涨,它的价格都是随着国际市场和成本的变化而变化,不可能是稳定的”,赵珩说。

1998年,赵珩带着自己从保山潞江坝带来的云南小粒咖啡品种卡蒂姆开始在瑞丽种植,20多年来不仅种植咖啡,也收购咖啡的他经历了咖啡价格的起落。

10月,是咖啡开始采收的季节,由于国际咖啡市场价格走低,占有中国咖啡种植面积98%的云南将面临咖啡价格走低的困境。云南咖啡产业的扶持和云南咖农自身的积极应对或将更好的应对此次困境。

在咖农赵珩看来,在瑞丽主要都是采取橡胶和咖啡的套种模式。橡胶树为咖啡遮阴,种植咖啡则可以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在咖啡价格低时砍掉咖啡树也是一种不理性的做法。“咖啡价格不好的时候,我会把咖啡树进行修整,锯掉一部分让它长出新的枝条,等过两年价格变好,咖啡树也长得更好,那时就能卖个好价钱”,赵珩一边摘果子一边说。

胡路坦言,10年前云南咖啡也遇到价格下跌的冲击,由于云南企业没有深加工能力,咖农大量砍伐咖啡树,对咖啡行业破坏极大。他希望今年这样的事情不要再上演。

胡路说,云南咖啡一直都是以咖啡原料出口为主,还得在精深加工、产品研发、品牌营销上下功夫,提高附加值,让工业反哺农业,企业反哺咖农,通过价位的局部方式才能有效缓解咖啡价格低的压力。

28日,记者在云南瑞丽农场见到了正在采摘咖啡果子的赵珩。在他家20亩的橡胶林里套种了15亩咖啡树,咖啡树在橡胶树提供的荫蔽条件下长势良好,很多咖啡果已经成熟,红彤彤的一片。“这是第一批成熟的鲜果,预计到明年2月能全部摘完。今年的雨水来得晚,错过了咖啡挂果的时机,鲜果的产量估计有8到10吨左右”,赵珩说。

赵珩说,今年请人采摘的人工费上涨,每公斤要花8到9毛钱,而一公斤鲜果在市场上仅能卖到2元,而在2010年时,一公斤鲜果能卖到4.5元。“现在人工费高,咖啡价格又低,我只能自己加工,这样一公斤带壳豆能卖到12、13块钱”。